父母49天内先后离世,孤儿少年11岁到17岁勤工六年为父还债!

没有借条,大部分人也没来讨债,但他一笔笔全问清楚

捡破烂打零工,从11岁到17岁

孤儿替父还债3万元

他说,债主们都是父母最困难时伸出援手的好人,怎能叫人家吃亏

父母49天内先后离世-01

17岁的叶石云是云和县崇头镇梅竹村人。

2009年秋,母亲石明秀和父亲叶明松在49天内先后因病去世,留下11岁的他和81岁的爷爷相依为命。

母亲去世前已生病多年,父亲为此欠下了总计3万元的债务——这些债务没有一张借条,但11岁的叶石云决定替父还债。

捡废品、干零活,6年来,叶石云共计挣到22800元。加上爷俩从低保和补助中省下的钱,今年,他终于还清了父亲欠的债。

尽管好心的债主们一次次劝他:你还小,这个钱不用急着还。”甚至还有人说,父债子还于法无据,你又没继承什么遗产,不用还。但他说,债主们都是当初向父母伸出援手的好人,怎能让人家吃亏。

49天里父母先后离世

11岁的他说:爸欠的钱我还

2009年9月9日,叶石云的母亲患红斑狼疮去世。母亲下葬后,父亲割完稻谷,就去了县城打工。

2009年10月27日,叶石云母亲去世第49天,他父亲也因肝癌去世。

家中只剩11岁的叶石云和他81岁的爷爷。

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早上,有人来到家里。那人走到叶石云爷爷跟前说:你儿子死了,他欠我100元,你要还给我!爷爷耳背没听清,叶石云和姑姑大惊,立马上前拉走这人。

在屋外,11岁的叶石云含泪对这位债主说:你放心,爸爸欠的钱我一定还!

叶石云拿了个笔记本记下这笔账,这个本子以后也成了他专用的记账本。

没有借条,他一笔笔“找债”

年关,爷俩一家家上门致歉

送走那位上门的债主后,叶石云想到,父亲欠下的债绝不止一笔,他做好了继续有人上门讨债的准备。

让他意外的是,再无债主上门。他就利用双休日和寒假,一笔一笔寻找父亲欠的债:

欠柳启元840元,2009年修缮倒塌的房屋时,运空心砖和水泥的运费;

欠胡先林1000元,2008年母亲住院,出院时没钱结账借的……

这些债,有的是父亲当初和姑姑说过的;有的是知情人告诉姑姑的;还有一些是叶石云和姑姑一起问来的。

爷爷也回忆起几笔债:欠你练家伯伯200元,柳家叔叔100元……

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,叶石云记下父亲欠下的20多笔债务,共计3万元。

3万元,对于自己生活都没着落的叶石云和爷爷来说,几乎是个天文数字。

农村有“债不过年”的说法。如果一时还不了,礼也必须到。此后每年年关,叶石云都要和爷爷一起,一家家上门去表歉意:欠你的钱暂时还不了,不过请放心,账我们记着,一定会还给你的!

一位是耄耋老人,一位是小学生,看到祖孙俩这么说,债主们唏嘘不已。事实上,大部分人压根儿没想让爷俩还钱。

捡废品、打零工,1元1元地挣

从11岁干到17岁

2010年暑假,叶石云来到县城姑姑家。云和县有许多玩具厂,叶石云想找一家厂打工。

可厂老板们看到当时才1.4米的他,怕惹上雇佣童工的嫌疑,纷纷拒绝。

叶石云想到捡废品卖钱。他跑回姑姑家,找来一只编织袋……

姑姑知道他捡废品的事,已是好几天后了。她进杂物间时,看到了堆成小山的废纸和塑料瓶,便让姑父帮忙运到废品收购站去卖。卖得的15元,是叶石云挣到的第一笔钱。

此后,叶石云早出晚归,穿梭大街小巷捡废品卖。

后来,他又找到一个活——去玩具厂拿点木质玩具零件,在家里简单加工,赚点手工钱。

那个暑假,他挣了1000多元。

此后每个暑假,他都做些玩具加工的零活,挣的钱逐年增加:2011年2300元、2012年3000元、2013年4000元……

每一个寒假和双休日,他就去捡废品。

去年暑假,16周岁的叶石云进玩具厂打工。玩具厂白天上班8小时,晚上加班3个半小时。叶石云早上带了米和干菜到厂里,中午和晚上蒸一蒸吃,每天深夜才回家。

他说,每天中午只用半小时吃饭,还可以多干一小时。

债主不忍收钱,他一次次送去

他们都是帮过爸妈的好人

还债的钱一部分来自干零活和捡废品,还有一部分是从低保和各类补助中省下的。

这些年来,叶石云和爷爷一个硬币一个硬币地省。他身上穿的除了校服,都是人家送的旧衣。

去年初中毕业后,叶石云进入云和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习。为省菜钱,他每顿只买两个素菜。后来他想到一个更省钱的办法:找个同样贫困的同学拼菜。两人把钱打到同一张卡上,一顿饭买三个菜一起吃。

原本平均每周50元的菜钱,也因此降到了两周75元左右。

一边挣一边省,攒了点钱就去还债。从2011年开始,他将债务进行分类:500元以上分两次还,1000元以上分三次以上还。

让他感动的是,每次他把钱送到债主家,人家都不肯要:你还小,这点钱不急,以后再也没关系。甚至有人说,父债子还无法律依据,未继承父亲的遗产,你没必要替父还债。

可他说,欠债还钱父债子还天经地义,何况,那些都是爸妈最困难时伸出援手的好人。

每一笔债,他至少要送两次、甚至三次以上,对方才勉强收下。

就这样,从父亲去世至今6年,叶石云还清了父亲手里借来的3万元债。

今年9月,叶石云当选云和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生会主席。他的文化和专业综合成绩名列全班第二。

老师们都希望他毕业后继续念书,可他却想尽快毕业,早日踏入社会打工挣钱,好好照顾已经87岁的爷爷。